网盘福利群吧

网盘福利群吧

余言平肝,而泻在其中矣,又何必再言泻哉?夫肺虽为肾经之母,肺处于上游,居高润下,理之常也,何以清金而不能生水。

夫人参止汗之药,能救麻黄之过汗。余尝遇人感伤外邪,又带气郁者,不肯服药,劝服薄橘茶立效。

用之于补血之中,则浊气能降。或疑何首乌今人艳称之,吾子薄其功用,得毋矫枉之过欤?

肾受寒邪,命门之火自不能藏,欲遁出于躯壳之外,而寒乘胜追逐,犯于脾则腹痛,犯于肝乃胁痛,犯于心则心痛,或手足青者有之,或筋骨拘挛者有之,或呕或吐,或泻或利,甚则身青袋缩,死生悬于反掌,真危急存亡之秋也。但既引入于各经,即当以补阴之药继之,则血安而不再沸。

木制,则人多滑泄。火邪炎上,宜引而上散,不宜引而下散,乃不少用以遂其性,反多用以违其性,自然风邪不外出而内入,火邪不上散而下攻矣,欲其发表除热得乎,此葛根所以宜善用也。

但非补阳要药,不可与柏子仁同类而或疑柏子仁益心而不益肾,以其必去油而用之也,油去则性燥,心喜燥而肾恶燥,非明验耶?或问《太清草木方》中载槐应虚星之精,以十月上己日采子服之,去百病,长生通神。

Leave a Reply